一、 什麽东西压着她?好重…… 睡梦中的苏晓恬费力地睁开眼,发现眼前一片漆黑。 怎麽回事……停电了吗? 「啊?!」她惊叫一声,感觉自己的乳尖被人含住,她惊慌地挣扎,却发现了可怕的事实,她的四肢被人由四个方向绑住,身体呈「大」字型张开,然更骇人的是,压着她的那人和自己竟是赤裸交叠,一股恐惧感袭上,她慌乱喊道:「是谁?!快放开我!救……」还来不及喊出,嘴里被塞进一块布,阻止了她的呼救。 「唔唔!」苏晓恬甩着头扭动身体,却抵挡不了上方那人的侵袭,他用力吮咬着她的颈间处,一只大手还施虐般地大力揉搓她的乳房,现在的她除了痛感,再也感觉不到什麽,无助的泪溢满眼眶,最终溃堤滑下…… 「你哭了……」 ……这声音? 「恬恬,我弄痛你了吗?」 果然是…… 床边的台灯被打开,室内布上一片清亮的黄晕,苏晓恬看见自己的男友邵曜风正慌忙起替自己解开手脚的束缚。恐惧的心一放下,泪水更是停不下来,她坐起身,抽开自己嘴里的布,双手使劲地搥打着他。 「你这混蛋!谁让你这麽对我的!」直到现在,冷汗才冒了出来。 「恬恬,对不起,我……」邵曜风抱着她,任她在怀里继续宣泄情绪。 「再也不准这样对我……再也不准……」 「不会了,再也不会了。」他亲了亲她汗湿的额头,「对不起,恬恬,对不起。」 连声的道歉终於让她住了手,眼泪仍旧未停,只是激愤的心情渐渐平缓下来。邵曜风轻轻地吻着她溢着泪光的双眼,怎麽看怎麽心疼,暗骂自己真是造孽,蠢到了极点,才会听信谗言,对她做了这种事。 和她认识了两年,交往也有半年了,邵曜风从没见她哭过。她高兴时会笑,生气时会瞪着眼,遇到挫折时则是闷声不说话,静静地处理自己的情绪,再难过也不掉一滴泪,而此刻却被自己的混帐行为,吓得冷汗淋漓,眼泪直流…… 「是谁?」 「嗯?」邵曜风一时间不懂她的意思。 「狄、单、韩、项,哪个教你这麽做的?」自己男友的个性难道自己会不知。虽然在别人眼里他看起来冷峻强势,可对自己却是百般呵护,从未有过一句重话,刚才那样的野兽行径,更不可能是他会做的,一定是有人暗中出的馊主意。 「你怎麽不会怀疑是欧阳?」邵曜风有些吃味地问。 苏晓恬红着泪眼反问:「那你认为会是他吗?」 邵曜风不答,只是吻住她的唇,细细地吮着,这麽地温柔、这麽地疼惜,让苏晓恬软了心,做了回应。 手覆上她胸口,这时不再凶狠,而是温柔地抚摸,再用两指挑逗她的尖端处,为她带来阵阵战栗,「嗯……风……」 ****** 突然想写别的故事……-___- 夜袭 (2) H 二、 两人双双躺回床上,邵曜风吮舐着她的乳峰,一手往下探入她双腿间,或轻或重地撩拨她的情欲,原本乾涩的花瓣被身体泌出的爱液滋润了,湿滑软热…… 「嗯……」苏晓恬动情地一脚勾上他的腰,用小腿在他腰部磨蹭,似在对他发出邀请。 「恬恬,可以了吗?」邵曜风边吻着她边问,挺立的男性象徵在穴口处徘徊。 苏晓恬不答,手捧着他的双颊更热切地和他唇舌交缠,另一腿也勾住他的腰。邵曜风会意地一手扶稳自己的硬根,慢慢地进入她── 「唔!」苏晓恬眉头一紧,低吟了声,感觉他一点一滴地充实自己,直到两人下身紧密相贴,「嗯……」 邵曜风压在她身上温柔地律动着,手揉着她胸前的柔软,挑逗着敏感的尖端,唇移到她的耳际,舔了舔她的耳垂,再往下吸吮着她洁白的颈部,在上方烙下一块块印记。 「嗯……嗯……」苏晓恬咬着唇,随着他的律动,从鼻间发出一阵阵轻哼。 律动开始失去节奏,邵曜风忽地进到最深静止不动,然後挺起上身,将她的双腿抬到自己的肩上,双手握住她的腰将她下身抬起,换了个姿势,跪在她腿间,两人接合处在这样的移动里没有一丝分离,只是磨擦得两人更加难耐。姿势一摆定,邵曜风便快速地抽送起硬根,一下又一下地猛力撞击,在房里响起了「啪!啪!」声响…… 「唔嗯……嗯……」一股血气猛地冲上脑部,苏晓恬感到自己的脸又红又烫,下身连续不断的冲击令她再抑不住矜持,松口呻吟,「嗯啊……哦……」随着他一下下抽动,她发出一声声娇吟,无法停下。 「恬恬……」邵曜风满意地听到她的声音,他激烈地前後挺动下身,每一下都顶到底,冲到了最深处,「恬恬……噢……」 爱液泛滥成灾,充分地滋润了两人,淫秽的黏稠水声、肉体的撞击声、媚惑的娇喘、粗重的喘息,刺激着两人的感官,让一切都失了控…… 情欲来到了高峰处,两人的身体同时剧烈地颤动,花径的痉挛夹击着硬热的男根, 强烈的快感让邵曜风僵直了身体,在她体内喷射出一阵又一阵的精液── 房里回荡着两人的喘息声。邵曜风躺了下来,将她抱在自己身上,让汗湿的肌肤紧紧相贴,享受着高潮的馀韵与释放後的慵懒。他吻了吻她头顶的发丝,低哑着声道:「恬恬,我爱你。」 「……风,我也爱你。」苏晓恬闭上眼,甜美地微笑。睡意袭来之际,两人相遇的情景划过脑海,若是没有那一天……她带着笑意沉入梦中── 新的学年里迎来了新生,飘着细雨的校园里,一男一女不经意地撞在一起,手中文件散落满地…… 几日後,在同学的一片哗然声中,他冷着脸走进她的教室,来到她座位前站定,在她还一脸茫然时,他对她露出了少见的笑容:「嗨!学妹,要不要加入我们社团?」 夜袭 (3) 三、 苏晓恬站在窗户边的一张茶水桌前,将过滤後的水倒入热水瓶中,按下加热键,在等待水完全沸腾的空档,她从一旁取来七个杯子,每个杯子的模样全然不同,她依着杯子主人的喜好,调配着专属他们的饮品,黑咖啡、半糖咖啡、双倍奶味的特调、四粒方糖不加奶的咖啡,在她自己的杯子里,则放了红茶包。 水沸腾了,灯跳回了保温,她等了一会儿,才开始在杯中冲入热水,社团办公室里刹时充满了浓浓的咖啡香,像是闻香而来似地,社办的门立刻被人打了开来。 「嗨!学妹,在帮我们泡爱心咖啡啊。」单彧才一脚跨入门里便开口大声叫嚷。 「嗨!学妹,午安。」「午安。」随後进来的韩冬阳、狄一鸣、欧阳煦也跟她打了招呼,然後在社办中间的大长桌前坐下。 「学长们,午安。」苏晓恬回过头对他们笑了笑,「曜风和项学长呢?」 单彧坏心地笑了声,「那家伙又被女人缠住了,曜风正在解救他,等一下就过来了。」 「你们又让他当坏人。」苏晓恬瞪眼。 「没办法呀。」韩冬阳来到她身旁,手肘撑在她肩上,将身体的重量压向她,「谁让你的男朋友这麽好用,脸冷得像万年寒冰,说话直接不掩饰,随便一开口就刺得人家一颗少女芳心伤痕累累,落荒而逃。」 「他才没那麽坏。」苏晓恬挣扎地扭动肩膀。 「就只有你欣赏那块冰冷石头。」 「要你管。」苏晓恬挣扎了一会儿,还是无法躲开他的手,她气呼呼地说:「韩冬阳,别压着我!」 「是呀,朋友妻不可欺。」只见狄一鸣跷起了二郎腿在桌上,戏谑道:「冬阳,你这样压着人家的老婆,怎麽对得起自己的兄弟?」 「嘿……说不定他不压着人家的老婆,才会对不起下边的兄弟。」单彧说得更露骨。 「鳝鱼学长!」苏晓恬红着脸叫道。 「冤枉!冤枉啊!」韩冬阳立刻退开她好几步,手插着腰挺起下身,「我的兄弟安份得很,绝不会做出天打雷劈的事。」 「韩冬阳!你找死!」苏晓恬冲向他,两人绕着中间的长桌追打。 「你别跑!」 「你不追我就不跑!」 苏晓恬追得汗都冒出来了,突然脚下一绊,整个人往前扑去,「啊──」 「恬恬!小心!」正好进门的邵曜风见状,快速冲向苏晓恬,将失去平衡的她揽进怀里。 「曜风……」苏晓恬在他怀中喘着气。 「噢,英雄救美来得正是时候。」跟在邵曜风後面进来的人赞叹。 「救完一美又一美,曜风啊,你不当superman太可惜了。」韩冬阳双手一摊,原本听到她的惊呼声已转过身要救她,没想到被邵曜风先了一步。 「韩冬阳,可以把你的第一句话解释清楚给我听吗?」阴森森的嗓音从项嘉仁的嘴里传出。 「呃……口误!纯属口误!」韩冬阳看着那足以和女人媲美的净秀脸庞露出了夜叉般的表情,赶紧开口澄清。心里却暗道奇怪,这样的表情如果让追求他的女生看见,应该会吓得拔腿就跑才对,怎麽会起不了作用呢?韩冬阳不知道的是,项嘉仁这样的表情在追求他的人眼里,却是一种邪气美,只是让爱慕他的人更加迷恋。 「恬恬,你还好吧?」邵曜风关心地问。 「差点绊倒而已,没事的。」苏晓恬笑了笑,然後锐利的眼神瞪向韩冬阳。 韩冬阳被两道视线凌迟着,投降状地举起双手,缩着脖子乖巧地坐到自己的位子上。 项嘉仁收回了视线,瞄了瞄苏晓恬,带着邪笑啧啧赞叹:「嗨!学妹,你脖子上的草莓好明显。」 室内突地一静,然後爆笑出声,接着是邵曜风抱脚痛叫。 苏晓恬不理会他们的叫闹,走到茶水桌前,把先前泡好的咖啡一个个送到他们面前,自己则不坐下,拿着自己杯子走到窗边站着,看着他们同时端起杯子喝了一口,再同时「噗!」地一声吐出嘴里的咖啡── 「这什麽东西啊?!」 「咖啡怎麽是咸的?!」 「呸!呸!呸!」 「搞什麽鬼啊?!」 「欧阳,为什麽你没事?」 众人纠苦着脸边叫着边找水喝,只有欧阳煦安然无恙地将咖啡喝下,他耸耸肩笑看着他们。大夥儿齐将视线转向帮他们泡咖啡的人──苏晓恬。 她慢条斯理地啜了口茶,然後道:「你们昨天让曜风做什麽好事,自己心里应该明白。」 又是一瞬间的静止,接着声音再度轰开── 「都是你起的头!」「你们就没出主意吗?」「曜风你真的做啦?」「没想到你真敢玩,刺激吗?」「好不好玩?曜风……」…… 在大夥儿七嘴八舌地热烈「检讨」声中,有一道哀怨至极的声音隐约传来:「恬恬,你真的对欧阳偏心……」